赛迪网 > 产业和信息化 > 制造 > 文章

中国制造业谋变 互联网+是未来

发布时间:2015.03.12 22:12      来源:现代快报     作者:何玥颐

资料图片

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秘书长、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秘书长罗军

从“外资撤退潮”到马桶盖回国记,2015年对于中国制造企业而言,注定无法平静。在社会各界的高度聚焦下,国家对于中国制造业的关注与扶持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2014年10月,中德两国签署了一份逾万字的《中德合作行动纲要》,其中双方对于“工业4.0合作”的内容尤为引人瞩目。3月5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,谈到“协调推动经济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”,要推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。他指出,制造业是我们的优势产业。要实施“中国制造2025”,坚持创新驱动、智能转型、强化基础、绿色发展,加快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。

而经过现代快报商业消费周刊调查显示,在新常态之下,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家,都正在竭力推动中国制造迈向更高的台阶。展望未来,工业4.0距离中国制造业也许并不那么遥远。

现代快报记者何玥颐

制造业痛点凸显用工成本高研发投入少

从事外贸制造业十多年,对眼下部分外贸制造企业“困局”,官艳作为莱克电气品牌战略与产品企业部的产品经理,对此有着清晰的了解。

“一直在低水平上自我重复的外贸制造OEM(代工)企业生存难是必然的,FOB(离岸价)这么多年就没涨过。”官艳说2006年初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是8,现在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约6.2。

用工成本上升明显,仅薪资而言,最低工资标准就从数百元上涨到了目前2000多元,综合培训福利等的投入,企业新进一个劳动力投入成本要超过3000元。“企业毛利肯定大幅缩水。”

如技术未提升,产品会降价,外商采购价不上涨。“原材料价格透明,外商清楚成本变化,给的就是加工费。”

显然,制造业不能提升产品品质就只能“坐困愁城”,被视为转型必需的研发创新投入大见效慢,使得国内终端市场上,研发成为不受重视的一环。

“消费终端的竞争基本是红海竞争。部分品牌将大部分资源向销售、渠道和推广倾斜,这样的企业谈研发很奢侈。”南京派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祝辉以目前火爆的净水制造为例,大部分企业为抢“市场红利”,多半利用品牌影响力和渠道优势进行销售,对最关键的产品则用代工厂生产,其中,低价和出货快才是那些注重销售规模的品牌最急功近利的追求。“目前来看,净水产品关键核心技术还是在德国、日本和美国这些发达国家。”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5年1月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49.8%,比上月下降0.3个百分点,是一年来的最低点。从业人员指数47.9%,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下。而面对消极信号,政府和企业纷纷做出破局之举。

用工难题寻破局“机器换人”带来新增长

用工荒成为制造业年年要面对的难题。面对产业转移中西部城市制造业崛起,2012年后劳动力总体数量下降等情况,对制造企业而言,用工缺口常年存在,严重时甚至会达到20%-30%。近两年,在地方政府支持与推动下,“机器换人”的构想正逐步落实。

浙江宁波“埃美柯”投入2500万元对水暖件生产线进行自动化改造,每道工序减少人力成本近2/3。宁波海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兴良算了一笔经济账:平均每条生产线少用工20名,按人均7万元成本计算,一年一条自动化生产线就可节约140万元。

自2013年,浙江省就提出“555机器换人”推进计划,即未来5年每年实施5000个项目,投入5000亿元资金,推进“机器换人”战略。

“机器换人”成为广东省的热门话题,如广东东莞从去年起每年安排2亿元扶持企业“机器换人”。2015年起,广东通过奖补措施推动珠三角地区企业“机器换人”,今年目标是600家企业。

在用工成本节节攀升的情况下,“机器换人”同样受到了江苏企业的追捧。从常州无锡到徐州宿迁,制造企业纷纷跟上这股热潮,大幅提升了劳动效率,增强了产品质量的稳定性。

众多国际知名机器人厂商已加速在江苏布点。如安川电机在常州建造了世界最大的机器人生产工厂,发那科(FANUC)等日资企业陆续在江苏建立生产基地,机器人产业正在成为外商投资的新热点。目前,江苏省机器人研制企业已超50家。

江苏省正在推动各级政府设立高端装备制造业专项资金或产业资金,并重点培育20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100个省级技术中心。目前常州、徐州、昆山、南京、张家港等地均在大力发展各具特色的工业机器人产业,助推江苏机器人产业迅速崛起。

企业自主研发 看重智能化、好设计

这一周董越君很忙。前一天从宁波到上海开会到凌晨,第二天赶到浦东向经销商推荐新品。作为宁波西摩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,2014年显然是她过去20年工作中最辛苦忙碌的一年。就在去年,她开启了产品智能化的道路,成为小智科技的创始人。

作为世界著名小家电品牌Honeywell、伊莱克斯的主要代工商,西摩电器曾创造了连续8年在美国市场零投诉的纪录。到2012年董越君却睡不好,“企业盈利和市场占有率是重要的指标,一旦双降,企业未来去哪里?大家都在担忧。”

她带领一支80后组成的新的研发团队开启小家电物联网研发。2014年,公司对新品研发投入翻了近一倍——为公司年产值的8%,往年这一数字在3%-5%。

“现在分享才是力量。在互联网时代,资讯扩散是最快的。消费者是85后90后,不盲从老品牌,不排斥新品牌。重视设计和品质,有着国际化的视角与思维。”董越君说,小家电更重视设计,现代社会多元化发展,给新产品提供了更垂直更专业的市场。

经过近一年的垂直运营,小智系列产品在电商平台的直接销售已经突破5万用户,这是衡量智能化产品市场认可度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以ODM(原始设计商)立足,莱克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比单纯的OEM工厂有着更大的定价主动权。“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大,如旋风分离技术,我们已经更新到了第5代,噪音也从当初的88分贝降到了60多分贝。”

工业4.0的实质是互联网+

“工业4.0”概念最初在德国学界和产业界的建议与推动下形成,上升为德国的国家战略。如今,“工业4.0”已风靡全球,成为投资者耳熟能详的热词。2014年10月,中德两国签署了一份逾万字的《中德合作行动纲要》,涵盖了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工业、农业、卫生、社会保障等领域,其中双方对于“工业4.0合作”的内容尤为引人瞩目。

“工业4.0,是智能制造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,是智能制造在不同阶段的表现形式。未来还会有工业5.0,工业6.0。”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秘书长、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秘书长罗军说,互联网技术已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,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,还将继续推动新一轮产业变革。

“工业4.0战略是建立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为基础的互动平台上,使生产要素和资源要素的整合变得更加方便快捷。未来的显著特征是3D打印技术、机器人技术、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智能材料等众多先进技术融合更加紧密,变得更加自动化、个性化、全球化。”罗军说,工业4.0是一个系统工程,是一个全球化的网络互动平台,核心是服务互联网、工业互联网、金融互联网、产业互联网、物联网的全面深度覆盖。

互联网+就是互联网在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深度应用,将纵向和横向的各个模块打通,核心是软件。软件往往比硬件更为重要。”罗军说,未来每一个产业将会根据功能形成若干个模块,而不同企业根据需求将若干不同模块自由充分地整合。智能化工厂首先是从智能化车间开始,在智能化终端平台上搭建各个要素市场,形成若干智能生态系统。

在罗军看来,对于我国制造业来说,发展工业4.0的路径应从全球战略高度来架构和布局,抢抓先进技术发展先机,加紧建立更多新兴技术的研发总部、孵化总部和运营总部、创新总部,对新兴技术要从高起点切入,像硅谷那样,营造更多全球化的创新中心。

智能制造从应用入手

有人这样描述工业4.0带来的巨大改变,以一台哈雷机车为例,在现有工业条件下,从需求到生产,从制造到销售,需要21天。而在工业4.0时代,只需要6个小时。

“十年左右的时间,我们将基本进入智能制造时代,而对于大部分中国企业而言,十年时间我们将基本进入到工业化后期,我国基本完成工业化目标。届时,环保问题、能源消耗问题,产品质量问题、劳动力素质问题,都将会有很大的提高。工业4.0的目标也会离我们更近。”罗军表示,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、人才投入,以及未来市场不确定性的风险,但是,新兴技术的发展往往都需要与传统产业结合,所以,也为我们新兴技术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市场基础。

而从国际制造业发展趋势来看,大概十年后,机器人、3D打印、人工智能、传感器等核心技术在智能制造的大背景下,将进一步完善和成熟,并在新一轮产业布局中得到广泛应用。

“任何产业的发展都需要与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深度融合,我们一定要有全球化的视野,深入加强对外交流与合作,融入全球发展大循环中。要密切关注和布局机器人、3D打印、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领域,当前是全球新一轮产业布局难得的黄金机遇期,我们一定要积极参与其中,而不能仅仅作为一个旁观者。”罗军说。

分享按钮
[发表评论][打印][进入博客][进入论坛][推荐给朋友]

更多>>